蒲濤做直播帶貨比較早

 公司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8-27 01:00

原標題:那些短視頻平台上的小微創業者

  小微創業者在直播節上。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 林潔�攝

  各種短視頻平台上,常常能看到一些年輕的創業者利用短視頻、直播賣貨,除了親自試穿、試吃,有的還拍段子或者連蹦帶跳地表演。他們使出渾身解數,就是為了吸引更多的關注,得到更多的流量。

  隨著這種帶貨方式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,小微創業者爭先恐后入駐短視頻平台,期望能獲得一席之地,其中的酸甜苦辣,隻有他們自己能夠體味。

  短視頻平台上的小微創業者

  2020年突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對各行各業造成了沖擊,原本在一線城市經營轟趴館的邱爽被迫返鄉重新謀求發展。她以前就常常向朋友推薦家鄉呼倫貝爾的美食,每次朋友們都贊不絕口,“呼倫貝爾的牛羊肉比較小眾,也沒有一個專門的品牌在推廣,我覺得這是一個契機”。

  從2020年8月起,邱爽在她的抖音賬號“原食日記”上陸陸續續發布了多個以草原生活、草原美食為主題的短視頻,記錄舒適悠閑的草原生活、可口美味的烤羊肉,半年時間吸引了上萬名粉絲的關注。在直播中,她展示牛肉醬制作過程、牛羊肉的烹飪方法、令人垂涎欲滴的火鍋等,以此宣傳自家的產品。

  雖然目前的訂單都還來自好友間的口口相傳,但是邱爽也在逐步計劃著未來,她希望能走出自己的帶貨之路,“創作一些好的視頻內容,定時直播,產品上架,希望能更好地引流”。

  蒲濤做直播帶貨比較早,經驗相對要多一些。作為一名盲盒愛好者,她直播時,會提供限定數量的盲盒供消費者拍下,隨后現場開盒。目前,蒲濤的店鋪中80%以上的訂單來源於直播。但作為高娛樂屬性的商品,怎樣在直播中時時花樣更新是最令蒲濤頭疼的問題,她試圖在直播中開創如“砸金蛋”等各種各樣的玩法,以此吸引更多觀眾。

  藏族姑娘格桑曲珍則挖掘出了短視頻平台帶貨不一樣的意義。最初,她通過快手為自己的藏族服裝店品牌推廣。2019年5月起,格桑曲珍開始為家鄉的花椒、核桃等土特產“帶貨”,從村民手中收購農產品在直播中賣出,即使遇到量少、地區偏遠的“虧本訂單”也堅持發貨,“多賣一些就能幫到更多貧困戶”。土特產的利潤屈指可數,直播帶貨於她而言更像是一項公益事業,她說:“雖然我們做的產品量無法和大主播相比,但是我們的初衷都是一樣的,就是把家鄉的土特產等物品賣向全國各地。”

  引流、運營並不是一件容易事

  幾個月前,抖音用戶被一句“QQ彈彈,還能拉絲”的魔性廣告語刷屏,本來是小眾懷舊小零食的高粱飴一躍成為美食圈的新寵,一同走紅的還有抖音主播“侯美麗的家鄉美食”。

  與高粱飴深度綁定之前,主播侯美麗還賣過果肉山楂條、梨膏棒棒糖、山東煎餅、香酥紅棗等小零食,但都反響平平。一切從3月13日開始不一樣了,侯美麗像往常一樣發了一條“多口味拉絲高粱飴”短視頻,總點贊數首次破10萬。3月14日,20.7萬﹔3月15日,32萬﹔3月20日,直播間史無前例的熱鬧,202.9萬人,144.1萬元,觀看人數和銷售額都達到頂峰。與此同時,“papi醬”“多余和毛毛姐”等千萬級網紅大V紛紛拍攝了高粱飴相關視頻,“拉絲教程”“QQ彈彈”等關聯詞在熱門榜上上下下。

  有業內人士分析,侯美麗高粱飴之所以能在短時間內爆火,就在於其制作的短視頻通過不斷重復的劇情和動作,夸張、魔性的表情來給觀眾“洗腦”,同時輸出“梗文化”。侯美麗(也可能是其背后的團隊)把握住了“梗”的有限時間,成功迎來了爆發式的增粉。

  跟隨火爆而來的,是車間人手和效率配不上銷售體量的問題逐漸暴露,侯美麗不得不暫時下架了高粱飴的購買鏈接,“爭取先把手頭上的訂單發出去”。除了憂心高粱飴的生產銷售,她還得學會消化“假懷孕立人設”“收錢不發貨”“造假騙人”等質疑和指責。一個“梗”是有生命周期的,熱度過去,如何維持粉絲的黏性、保証產品銷量不減還需要創業者更多的努力。

  廣州的阿雯和丈夫創業6年,以售賣潮流女裝女鞋為主,已在淘寶上累積了近9萬店鋪粉絲。2020年,看到同行都開了抖音小店直播賣貨,或拍攝短視頻為淘寶店鋪引流,“我們就也開始做抖音了。”阿雯說。

  平台的入駐對於阿雯來說並不難,但學會抖音的玩法並不是一件易事。通過反復研究揣摩頭部賬號和腰部賬號的產品視頻,阿雯開始真人出鏡拍攝產品展示短視頻。服裝類視頻每條長度在10-30秒左右,以室外拍攝、多個場景拼接剪輯加音樂為主。鞋類視頻則在30-60秒左右,每條隻展示一款鞋子,店鋪內真人實拍加原聲介紹為主。阿雯的丈夫另購置了一台相機和配置較高的手機負責拍攝,還花了不少時間學習視頻編輯知識。